新仇舊怨

......与李光耀較量(二)

澳大利亞  大洋報 ( THE PACIFIC TIMES )   第 336 期 2000 年 9 月 7 日

專訪鄧亮洪律師

 

 其實,鄧亮洪和李光耀的爭斗,在鄧亮洪決定進入政党參加大選之前就存在著。到鄧亮洪參選時,他和李光耀父子還有一場未打完的官司呢。

1996年,新加坡出現地產熱,物業价格飆升,人們都在排隊購置物業。而就在這個時候,新加坡的HPL公司分別以5%11%的优惠售給李光耀和李顯龍父子4000多平方尺的大宅四座。這件事在新加坡炒得很厲害,特別是在民眾中間和网絡上。

由于輿論的壓力,新加坡總理吳作棟表示要做調查,責令財政部長和他的部下的一個副司長來牽頭調查。國會也准備在520日進行三天辯論會。519日,HPL公司的董事會卻搶先一步邀請新加坡本地傳媒召開記者招待會,解釋他們為何要給予折扣賣樓給李光耀父子。是因為,他們希望名人效應。523日,當新加坡國會正在進行辨論的時候,香港《亞洲周刊》的記者就此問題在采訪了很多人之后,又采訪了執業律師鄧亮洪。鄧亮洪表示,這個事件應該由新加坡的貪污調查局來查,而不是所謂的政府官員,由新加坡的政府非專司調查的官員來查李光耀顯然是笑話。

鄧亮洪的講話被引用在《亞洲周刊》中,并成為當期一篇醒目文章的結論。

李光耀父子可不是好惹的。文章剛一出來,《亞洲周刊》和鄧亮洪就分別收到李光耀父子的律師信,要求道歉和賠償。《亞洲周刊》當即發表了道歉啟事,并賠償150万新幣;而鄧亮洪拒絕賠償,因為他認為他是“公道評价”。而李氏父子認為鄧對他們有惡意,他們的律師說:李氏父子是以發展西方經濟模式為目的。而鄧亮洪,曾在92年和一批教授上書政府要增加教育中中文含量由5%提到25%,是特別文化要求。所以,對李氏父子含有惡意。

官司一直拖著,等著上法庭。

不曾想到,伴隨著又一次大選的開始,一場李鄧之間的官司又來了!
新加坡的大選是5年一次,歷來都是人民行動党的絕對优勢,如上文提到的1996年底,鄧亮洪的出現以及他帶來的优勢,使人民行動党十分緊張,他們就以“大漢沙文主義者”和“反基督”、“反回教”的名義詆毀鄧亮洪。

19961229日,新加坡《海峽時報》記者登門造訪鄧律師,問道:“您對李資政和行動党人的指控,有什么看法。”鄧律師回答:“他們在撒謊。”

第二天,記者的訪談錄已登在了《海峽時報》上。同時,鄧亮洪也收到了人民行動党的律師信,信中宣稱:限定鄧在元月1日晚9點鐘以前,可以在任何工人党的群眾大會上作公開道歉,并收回對李資政和行動党人的指責,收回所謂撒謊的指控。

又一個官司來了

進入大選以來,在新加坡各地,到處是普通的人民群眾,他們扶老攜幼,攜帶餐具、食品等,把選區的會場,變成了野餐据點。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工人党的支持者。

元月2日是投票日,1997年元月1日的群眾大會上,有官司在身的鄧亮洪問群眾:“我不答應收回對他們的批評,并向他們(李資政和行動党人)道歉。”

數以万計的群眾振臂高呼:“不──”

群眾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對鄧律師成功的演講,群眾報以一陣陣熱烈的掌聲,經久不息。

整個局勢已經明朗化了,明眼人也看得出來,工人党擁有了超過半數的支持者,選票約在65%以上。而去參加行動党群眾大會的僅三、二千人。

這時,行動党的報紙、電台和電視台已發出了信號。李顯龍副總理登台亮相。公開說行動党一定會贏得大選。

工人党和它的支持者們全然看不出行動党人憑什么講這些話,憑什么有可能全胜。

有一點讀者千万不要忘記了,在新加坡所有的輿論工具和媒体,通通都掌握在作為執政党的行動党手里。

1997年元月1日晚,鄧律師又一次在工人党召集的群眾大會上鄭重宣布:“我要和他們(行動党人)在法庭上見,我不但不道歉,而且要去警察局告他們。”

与會群眾的振臂歡呼是意料之中的事,因為鄧亮洪代表了他們的心聲。鄧亮洪是出于對於現政府的不滿才加入競選行列的。

196589日,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聯合邦而獨立。李光耀代表新加坡人民發表獨立宣言:“新加坡將永遠是一個自主、獨立与民主的國家,我們誓將在一個更公平、更合理的社會里,永遠為人民大眾謀求幸福和快樂。”

誰是新加坡的“人民大眾?”

 新加坡人口約三百多万人,華人占77%左右、馬來人占約15%,而印度裔占約7%。以新加坡社會說,華族是主要族群。在1965年人民行動党上台執政時,操華語(以閩、粵語及普通話為主)的華人家庭占了98%以上。到了1980年跌到了大約94%左右。根据1990年的人口調查數据,操英語華人家庭增加到21%,華語家庭跌到了79%。華人基督教徒從少數增加到14%,而信仰佛教、道教和無宗教信仰的華人還是占86%2000年的人口普查還在進行中。根据今年新加坡教育部公布的數字,來自英語家庭子弟,占了報讀小學一年級學生的大約40%,這說明操英語人士的數目,在十年內大幅度急升。

而這一切,是李光耀限制漢文化政策的直接惡果。

從人民行動党成立開始,崇拜英文教育的李光耀就和左派的領袖們發生了嚴重沖突,尤其是和出身華文教育的政界活躍分子。這主要是當時他們對李光耀的背景不熟悉,把他推向領袖位置。在非常复雜的國際政治及區域政治以及國內的政治環境下,李光耀成功地奪取了行動党的領導權,并進一步取得政府政權。此后,他不只是民選領袖,“領導”新加坡人民,實際上,他根本上就是英國殖民統治者的代替人,把人民置於強權的“統治”之下。之前,是代表英國政府的“洋總督”,此后几十年,繼位的是一個“香蕉人總督”。每五年舉行國會議員選舉一次,只不過是重新确認強權的儀式!只有“選舉”之形,沒有“選舉”之實。

鄧亮洪的冒出政壇,可以說完全出乎行動党的大大的預料之外!也可以說,即時惊醒行動党政權的自我感覺良好的、逢戰必胜的選舉布局美夢。行動党人清楚地知道,鄧亮洪的异議在立場上及本質上,和其他异議分子所持有的意見完全不同!鄧亮洪多次在私下或在半公開的場合,曾強烈地表示不贊同行動党的政策,全面地將華社邊緣化!鄧亮洪曾經多次用強烈的語言指出:華社是國家主流族群,不能只是行動党政策的應聲虫,只配充當行動党政治大爺們巡視選區時,為他們抬轎子、吆吆喝喝地鳴鑼開道的“小鬼”!

只有在“在炮火中生存”和“在炮火中消失”兩者間選擇其一。鄧亮洪律師選擇了后者,即對這些不實的指控,以极大的勇气和堅定的行動來反擊。

在圣誕節和新年期間,鄧亮洪和惹耶勒南兩位律師及其競選搭檔人,顧不得休息。白天,鄧亮洪律師的身影出現在銀行區。傍晚,他的身影又出現在后港、靜山和麥波申等選區。

因此“靜山區已經不平靜了”!“新加坡也不平靜了”!鄧亮洪和惹耶勒南兩位律師,每到一群眾大會場址,會前或會后,都受到群眾,特別是年青人熱情地包圍,好像電影明星那樣!

當鄧律師乘坐他的奔馳驕車進入群眾會場時,一位警官探進身子,見是鄧律師,他豎起大拇指,那眼光在說:“我們是支持您的。”

在臨時搭的演講台上,鄧亮洪律師時而用流利的英語,時而用馬來語,時而用普通話、還用福建語、廣東話和潮語等,對行動党人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教育政策發表了慷慨激昂而又嚴肅的批評。

鄧亮洪問群眾說:“我原是華校生,現在是一名用英文工作的律師。為何李光耀指責我為反受英文教育者?”台下群眾的應聲,好像大浪般的熱烈回響:“李光耀怕輸”!!!

跟隨傳來的是熱烈的掌聲!一連問了好几個問題,得到的回應都是那么的熱烈。

“李光耀怕輸”已經成了群眾對問題的經典式回答!這大大地出乎鄧亮洪律師的預料之外!鄧亮洪律師說,這几十年來,在新加坡媒体已經習慣于把李光耀捧成了神仙。經過這次大選,新加坡人民第一次把這個“半仙”還原成了人!

( 待續 )

網址:www.tangtalk.com

電郵: tang@tangtalk.com

往上篇                       回到目錄                  往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