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贏家

......与李光耀較量(十二)

 澳大利亞  大洋報 ( THE PACIFIC TIMES )   第 345 期 2000 年 11 月 16 日

專訪鄧亮洪律師

      新加坡總理吳作棟告惹耶勒南誹謗案,經過5天審訊后結束。法官拉正瞪在1997年8月22日沒有即時下判決,但保留判詞再作詳細考慮,改在他日下決。他同時也宣布不再繼續听審李光耀等10人告惹耶勒南誹謗的其他案子。就這樣,李光耀等人免了“受牙尖嘴利”的女皇御用律師卡門的嚴厲拷問;但卻流了一身冷汗。真正被拷問的味道,只有吳作棟一人知道。

      當拉正瞪在1997年9月29日以書面形式下判時,他嚴厲批評了李光耀等11人的律師們,沒有向趙錫法官從實透露說明:鄧亮洪向警方投訴書副本是由李光耀及總理吳作棟兩人商議后,決定向報界發表刊登的事實,致使趙錫法官在估計名譽損失數額時,完全被誤導相信是由鄧亮洪及惹耶勒南兩位律師將鄧亮洪投訴書副本交給報界去發表的。結果造成趙法官重判鄧亮洪共需付賠償金達8.075百万元。但是,拉正瞪卻根据一個在法庭里從來不曾爭論過,也不是李案所根据的理由;惹耶勒南在97年1月1日晚曾在群眾大會上告訴群眾說:"鄧亮洪報了案投訴吳作棟"為訴訟基礎,判決惹耶勒應賠償兩万元,并負責邀付60%的堂費。(估計堂費大約几拾万元)。惹耶勒南認為,鄧亮洪向警方投訴報案是不爭的事實,他也沒有將李光耀等10人的名字公布出來,更沒有提起鄧亮洪投訴書之任何內容,而投訴書恰恰是由吳作棟和李光耀兩決定交給報界去登載的,那來的誹謗罪過失?所以決定上訴。而在那廂,吳作棟身為一國的總理只獲名譽損失賠償金區區兩万元,認為是奇恥大辱,也決定上訴。

       澳洲英女皇御用律師力大磨以世界法學專家學會觀察員的身份,在他的報告里作了一些數字的統計后指出:在39年里,新加坡一般民眾(包括專業人士)誹謗案名譽損失賠償金平均每人只獲45,000元,而人民行動党政治人物名譽損失賠償金平均每人獲得570,000元以上,這完全不成比例。法學家完全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1998年初,新加坡上訴庭最后判決惹耶勒南應對付吳作棟賠償金100,000元,連同堂費共達近300,000元。好几次,吳作棟向法庭申請,要宣判惹耶勒南破產,因惹耶勒南根本沒法一次付清。如被宣布破產,惹耶勒南將不能再繼續當任國會議員。最后談判結果是讓惹耶勒南以分期付款方式付款。現在每月還在攤還。這只因為他說了一句真實的話:“鄧亮洪告訴我他已經向警方投訴吳作棟等人了”的代价。

      一直到今天為止,新加坡法庭再也沒有安排審訊日期,開審李光耀等10人告惹耶勒南誹謗的案子。這是很反常的。新加坡法庭向來以快速審訊案子而聞名于世界,這次卻遲遲不開庭,不用說大家也明白:有人不喜歡被盤問起狼狽万分的行為。

      但是,惹耶勒南還是新聞人物。近日他又被其中有人和行動党人有關的一群原告人拉上法庭追討共達230,000元的誹謗名譽損失賠償費。結果又是要他分9期還清,不然就要被宣告破產,如果是這樣,他和李光耀的誹謗官司也不用再打下去了,而李光耀則可以避免被盤問。

      就是這樣,新加坡的异議人士連年忙于應付官司,疲于奔仆; 到處去找錢應急,那里還可能發揮政治監督作用? 這就是行動党人所慣用招術之一,使异議人士完全失去效用。鄧亮洪說,他近日還從香港政界听到有高人到香港去推銷這套用誹謗法對付异議人士的政治法寶,要香港政治領導也依樣畫葫蘆一番,對付民主派人士,但不為所接受。

      李光耀等11人告鄧亮洪的上訴案終于在1997年9月22日至24日開庭听審上訴。鄧亮洪由誹謗法專家女皇御用律師克雷士代表上訴。

      克雷士指出黎嘉才法官頒發的查封鄧亮洪夫婦資產令沒有法律根据,并指黎嘉才法官應避嫌退出審判,但上訴庭不接受這些責疑。上訴庭也不同意推翻吳允法半夜判決撤消鄧亮洪的誹謗案抗辯權。上訴庭這樣的裁決,意味李光耀等人不用打官司就打贏誹謗官司的判決得到肯定。既然鄧亮洪沒有了抗辯權,法庭就不必開庭審訊錄取証人的口供及審查各种指控鄧亮洪誹謗的証据,女皇御用律師克雷士就無權盤問李光耀等人及他們的所謂的証据与供詞。而鄧亮就得接受他的投訴書是帶有誹謗性質的假設,鄧亮洪也得接受當李光耀等人指控鄧亮洪是反基督教的大漢沙文主義的假設。就這樣,鄧亮洪是無權指控他們撒謊;所以鄧亮洪也得接受他是犯了誹謗罪的假設。

       這現在問題只剩下一個,到底到賠償多少而已。

       克雷士只能"紙上談兵",從趙錫燊法官估計名譽損失賠償額審訊時的文件記錄,來檢查趙法官的估計損失結論是否合理而已。

      因受了李光耀及其律師的誤導,趙法官在作出結論時認為:鄧亮洪向警方投訴書副本是由惹耶勒南交報界發表,而這也正是鄧亮所要這樣做的,鄧亮洪應對這負責任。所以趙法官重罰鄧亮洪,判決要鄧亮作巨額賠償。

      但是在審訊惹耶勒南案時,總理吳作棟在受卡門女皇律師盤問下承認:鄧亮洪的投訴書副本是在他的授意下,李光耀吩咐他的新聞秘書將鄧亮的投訴書副本交給報界去發表的。當這秘密曝光后,轟動了國內外各界,世界媒体作重點報,但新加坡媒体以低調處理這惊人新聞行為的新聞。

      這次鄧亮洪上訴,人們集中注意力要看上訴庭如何處理這樁丑事。

      下判時,上訴庭完全接收了李光耀等人的律師群的解釋說他們并沒有故意誤導趙法官。由于當時沒人提出追究,到底鄧亮洪的投訴書副本是由誰拿出交給報界去發表的,不然他們早就會向趙法官說明真象。讀者們可從這些律師自己的語言知道,他們事前是知道是誰拿鄧亮投訴書副本交給報界,只是當時沒有人問起罷了,所以他們沒有說出來。這种解釋法完全跟記錄在案的書面証据与口供不相符合。鄧亮洪問:如果是這樣,為何李光耀等人指示他們各自的律師,而這些律師又在知情之下還會去草擬"誤人"之起訴狀告,鄧亮洪及惹耶勒南發表投訴書,誹謗他們的名譽,并索取大數額的名譽損失賠償金呢?他們不也是法庭的一分子嗎?他們的基本任務不也是協助法庭找出真象維持公平嗎?這是非常嚴重的失當司法行徑!而李光耀還特意在1997年3月26日申請得到法庭命令,逼惹耶勒南以書面說明:到底惹耶勒南是把鄧亮洪的投訴書副本交給什么人拿去給報界發表,不單如此,李光耀更申請并得法庭命令,要惹耶勒南付給李光耀400元作為該次的申請堂費。

      鄧亮洪問:這難道也是李光耀和律師們無意之下申請的法庭命令嗎? 即使在証据鑿鑿的面前,上訴庭還是接了李光耀等人的律師群清描淡寫地解釋,企圖免了必須面對嚴重的法律后果。上訴法庭也接受解釋說李光耀等人及律師群不是故意誤導法庭,阻礙司法公正。

      精明的上訴庭法官大爺們這時也明白中國深奧哲理:人生難得糊涂。得糊涂時且糊涂。不然大家的后果不堪設想。法律公義可以暫時放在一旁再說。

      為息眾人疑惑,上訴法庭結果裁決鄧亮不必負責投訴書副本被報界發表之法律責任。話還未說完,上訴庭接著又作出了与這裁決不相符的決定。雖然上訴庭決定從李光耀及吳作棟各自的賠償額中扣除了因指控鄧亮洪發表投訴書副本而獲得之誹謗賠償金的那部分,但上訴庭還是要鄧亮洪對另外9人因報界發表投訴書副本而造成的名譽損失負責。假如報界發表鄧亮洪的投訴書副本真的使9位行動党領袖遭受名譽損失,為什么不是由李光耀和吳作棟而是要鄧亮洪來負責賠償? 反正是他們而不是鄧亮洪將之發表。裝模作樣地,上訴庭作了些調整,最后裁決鄧亮洪對李光耀等11人名譽損失總額從8.075百万元減為3.63百万元(還未包括巨額的堂費在內)。這上訴案審訊結果只不過是一場數字游戲! 李光耀等人以為和鄧亮洪之間的這一系列的危言聳听誹謗官司鬧劇,就可僥幸地以這种有体面的方式收場。

      但是,這場由李光耀所發動和主導的大型誹謗官司案整個過程所引起一次又一次的司法鬧劇与笑話所引來的負面影響与震動,還是使到新加坡司法名譽掃地。

      行動党人要鄧亮洪對這負責。鄧亮洪的回答是: 他們不過是些放火者大喊救火的家伙罷了?為什么不檢點自己所做所為的一切,只想擺脫責任而已! 把責任推給鄧亮洪。在鄧案之前,針對反對党人和异議人士所發動許多數也數不完誹謗案子,早就使新加坡司法界臭名遠揚了。

 (  待續 )

網址:www.tangtalk.com

電郵: tang@tangtalk.com

往上篇                       回到目錄                    往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