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尊敬的新加坡人民書

請慷慨捐助惹耶勒南律師

各位尊敬的新加坡人民,讓我以真誠的心情向你們問候,并祝大家身體健康!

自從我在199713日大選後離開新加坡到現在,巳經3年多了。我很想念新加坡!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安全地回到新加坡來。我只不過是參加大選罷了,想替華人社會發言,爭取華人社會應有的權利,但是人民行動党好政府用盡各種手段,使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嚴重的威脅,我不得不逃離新加坡,暫時避難;只因為我參加競選,他們連我的妻兒也不放過,把我的太太弄到破產,現在被法庭報窮司困在新加坡。我的家真的破了!這無非是製做白色恐怖,以免將來再有人像我那樣,出來和他們競選 !

人民參加國會競選就會面對家破人也要 逃亡的後果;不然就要 坐牢。當一個人在牢裡受不了折磨的時候,好政府就會安排 扣留犯人上電視台亮相,對著電視機照指示講話,承認反國 () 家、反人民 (行動党) 等等的一切指控,在眾人面前自己強奸自己的人格,強奸自己的尊嚴和政治理想;放出來後連走路都不敢抬起頭來看人;政治生命從始完蛋!再不然,就得像堅強的謝太寶那樣,用屁股來把 牢底坐穿!24年後才放他出來;接著下來,他還得用上好多年的生命,住在聖淘沙小島上,半夜裡單獨一個人,只好和島上孤獨的炮台為伴!32年後,好政府才把憲法所保障的人身自由和政治權力,還給謝太寶!因為這種種野蠻的行為,造成很少人要出來參加競選,以免傾家破產,自己和家人及親友,都受到連累。結果,幾十年來,每次大選,有大約60%80%的席位,除了行動党候選人外,沒有反對党或獨立人士參選競爭。這是世界政治第一 ’ -- 既有体面又可以升官發財的國會議員席位都沒人敢爭坐!絕大部份 好政府的候選人,選舉提名那天,就不勞而獲,通通當選國議員,好政府就繼續拿 高薪 “ (人民的錢) 我們的 好政府好到免除人民到投票站去投票的麻煩!真是把人民照顧到無微不致。人民的力量被解除了,人民的武功被廢掉!

新加坡人民都知道:我們的 好政府不歡迎  (實際上是堅決反對) 別人參加競選國議員,在他們看來,由人民行党議員來壟斷就夠了,不需要別人來參議()國家大事。好政府也不歡迎人民自由投票選舉人民所喜歡的候選人。每五年一次大選,只有幾位反對党和獨立人士參加競選。這幾個選區裡需要投票的選民,只有一種選擇:投人民行動党候選人的票!不然 好政府就不替 投反對票組屋區的組屋翻新,那一區的居民就要遭受經濟上大損失!在投票時,許多選民是在和自己的正義道德與良心斗爭,把選票投給自己喜歡的候選人呢?還是投給行動党候選人?真是一種煎熬!就是這樣,好政府利用 國家的全部權力、國家的機器和國家的財力來威脅人民,把選票投給他們。這不是 選舉!人民的 自由選舉權 好政府強姦了!

獨裁政治必然把新加坡帶上滅亡的道路!少數人必然得到最大的權力和利益,大多數人必然遭受損失,特別是非英語社群!

好政府上台執政之前,除英殖民地政府之外,講華語用華文的華人社會是新加坡主流社會的主流。除了英殖民地政府和英國人和他們的企業外,華社人士也有一些機會做大生意、賺大錢;有大商家和大銀行家等等;我們可以有華文中小學校、辦南洋大學。在 好政府執政之下,這些都消失了!

好政府上台後,它對人民說,為了更好,更進步,大家也要學英文。人民也同意學英文。就是這樣,我本來是華校生,1968年也可以用英文正式當律師了!

慢慢地,一步步地,好政府將達米爾 文、馬來文和華文這三種官方語文 ()” 了起來!好政府說,讓我們接受英文為 工作語文吧!現在我們發現,原來這 工作語文變成了 吃人的語文。工作語言把 佔新加坡總人口大多數的非英語社群的各民族人民的權力與利益,通通 工作掉,通通吃掉!

英文英語,  取代了各民族的語文. 不會英文英語的人, 全面要靠邊站. 結果, 這些不懂英文或英語講得不行的變得比較窮了. “好政府的精英分子解釋說, 那是他們的英文不行! 現在更解釋說, 他們窮是因為滅懂得電腦科技!

好政府裡做部長、做大官、拿高薪和發大財的 精英份子,到底是些甚麼東西?原來只不過是李光耀找來一批,比普通老百姓稍微精通英文一點的份子罷了!我可以告訴各位,在英國、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等國家,有算也不算完做粗工的男女工人,他們寫的英文,講的英語,比我們的所謂 精英份子好上幾百倍,也比我們電台和電視台的廣播員和主持人都好。在上述英語國家裡的這些人民的一生,只講英語、讀英文書、看英文報刊、聽英語廣播和看英語電視節目,除了少數人之外,大多數人沒有高科技,也沒有摸過電腦!連他們的總統、總理或部長,都是這樣,大多數從來沒摸過電腦.  假如有,也只懂得電腦科技的一點皮毛罷了!

我也可以肯定地告訴各位,我們那些天天把 高科技生命科學 新經濟等等嚇唬人的新名詞掛在嘴唇上的大貴大富的新加坡行動党的 精英份子,也沒有幾個能掌握或精通甚麼 高科技生命科學 電腦技術 他們和他們的親友朋党還是能做大官、拿高薪和賺大錢,是因為他們壟斷及操控全部國家的權力、國家的機器和國家的財力,而人民又無法監督他們的行為。

你們知道國家的儲備金操縱在甚麼人手上?用來做甚麼或投資在那裡?由誰人來監督及保証儲備金不會被濫用?為甚麼三年內都無法把帳目交給前總統王鼎昌審閱,以執行他在國家憲法下之職權和責任?國家儲備金為甚麼沒有帳目?為甚麼沒有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這麼嚴重的事情?為甚麼人民的工積金回報(利息)率是這麼低?退休時為甚麼工積金不夠養老用?是誰人 好到丟了  這些退休人士的利益?

人民不知道上面所列和其他種種問題的答案,是因為人民失去了監督權和國家沒有有效的反對党; 好政府  因而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負責。他們講鬼話說:他們自己監督自己就行了!

今天非英語社群 (包括華社) 的困境,有一大部份原因是我們中了而且願意接受 英語神話宣傳的毒害! 兼學英文  變成  只學英文 英文代替中文 不懂英文要靠邊站 自願讓行動党 精英份子  壟斷政權,接受 只有他們可以做國家領袖、做大官、拿高薪、做大生意和賺大錢。我們的子女 (除了極小極小部份外),讀完英校出來,有的新科技知識,電腦科技,也比行動党 精英份子  強得多,但是,他們還是做普通工人、拿低薪、做小販、駕德示、賺小錢或者失業!

這是我們原來學英文的目的嗎?決對不是!

好政府不是一次又一次對人民說,進了英文學校讀英文出來後,就有好職業 收入高 嗎?台灣以中文為主要媒介,台灣人的英文程度決對不比我們強。為甚麼台灣人也可以有高科技?為甚麼他們的電腦科技在許多方面比我們學英文的新加坡更發達?賺錢比我們更多?國際貿易也不比我們少?

難道 好政府是在騙人?

是的,好政府是在騙我們,一騙就幾十年,而且把我們騙得服服貼貼,心甘情願地讓這些 精英份子 (比普通老百姓稍為精通英文的傢伙)”  壟斷全部國家的權益!

壟斷國家全部權益才是他們騙我們接受英語為工作語文的真正目的!

華社要走出今日的困境,就得像全世界各國的華人社會那樣:參政!在各地的華人,雖然是屬于少數民族,但這不妨礙他們參政。新加坡的操華語的華社是大族,以數量來說,是主流!為甚麼要靠邊站?為甚麼只當扛轎子的角色?看人眼色?為甚麼不可以和人家平起平坐?

除鼓勵華社人士出來參加競選外,也要支持有原則和有立場的反對党人士,以便加強聲勢和力量,打破 精英份子的壟斷,在現階段,不要太計較政治立場及看法的異同,最重緊是先打破 精英份子的絕對壟斷局面!

惹耶勒南律師是工人党秘書長,是我在199712日靜山集選區搭擋人之一。1981年起,他參加競選,當選為國會議員。好政府的法庭,在1986年把他判罪坐牢1個月,他的律師資格也被吊消一段時期。英聯邦最高法院英國樞密院,審核該案時,嚴厲批評新加坡法庭錯判惹耶勒南律師,沒犯罪而判他坐牢,沒有法律公正。從他參政起,就不斷面對 好政府  的領袖所發動的綿綿不斷的誹謗訴訟案。他先後賣掉一座洋樓,一間公寓,用來付還訴訟賠償和費用,二三十年來辛苦爭來的血汗錢都貼上也不夠!二十多年來和 ‘”好政府斗爭的,只為兩個字: 民主 他堅信 好政府不民主,他要打進國會發言,批評及暴露 好政府不民主,如此而已。但是卻付出了非常沈重的代價!

1997年開始,以分期付款方式,巳經還給聰理吳作棟 $69,000。到現在為止,還未把全部誹謗賠償還清。最近,又被判誹謗8位和行動党有關的印裔人士,要賠償$233,264.60。假如不在113日前清還這數目, 就要判人窮籍. 如果是這樣, 他將不能擔當非選區國議員,也將失去參政資格。

有鑒於此,我希望大家能盡量協助他,幫他渡過這過難關。如有熱心人士欲伸出援手,請把捐款或郵政匯票,存入:

   POSB Account No. 200-62244-8 (Bras Basah Road, Singapore)

謝謝各位!

鄧亮洪

鄧亮洪網址:www.tangtalk.com

電郵: tang@tangtalk.com

回到目錄